海豹爬上角峰

是个无趣透顶的人。

告别,就是死去一点点。




离2020只有五个月,可我总觉得那是遥不可及的将来。时间真的过得好快。

高三,搬教室啦。

告别那片紫色的晚霞,告别窗边吹来惬意的风,告别绿色的窗帘,告别后桌和她的的小仓鼠。我甚至都忘了和高二的教室最后合影留念,心里空空的。

我想到了我们家在半山腰的小区。山下的公园总是在冬末开放半透明的腊梅,盛夏不停歇的蝉鸣,秋日里娇艳的菊。以及后山茂盛的,层层叠叠的松树林,早晨湖水上冒出的白雾和庙宇里的烟火气息。那天搬完教室我站在走廊上,闻到了熟悉的松木香味,刚下过雨,学校里居然有一模一样的松树。胸腔里立刻充盈起与紧张的气氛极其不同的轻松和快乐。眼眶酸酸的,别扭地低下头,我从来都讨厌告别。

耳机里在放那首歌,Punching In A Dream,好几年前看吸血鬼日记的时候听到的,亚裔主唱的声线就像是海浪卷袭着夏天的水汽扑面而来阳光在水珠里滚烫地翻涌着,还有小区后山上浓稠的夏和松树香味,还有雨后冒出的漂亮的小蘑菇,还有早晨道路上碎掉的树枝和树叶,还有早起锻炼的老太太收音机里细碎的,听不太清的京剧。我的青春融在这片土地化不开。虽然周末早上我爸把我揪起来去散步时我都默默地生起床气。

下个星期是会考的最后三科,下下周第一次市统测,然后就是暑假了。

暑假就是躺在花园里怒放的绣球花里看湛蓝深远的天空听着客厅里窗户中传出来的新闻播报声,在房间里复习魔法,在半夜把海德薇放出去捉老鼠,但一定要告诉她别把尸体带回来。

不是...

我的暑假莫非是每天在画室画到天昏地暗,手指和脸都被炭笔染上黑色。 但做自己喜欢的事就是最幸运的了。我希望六个月之后的结果不会让我后悔。











就是我生活的随笔,瞎写而已。如果你看完了,感谢!我希望我能变得更优秀,越来越好,希望你也是!

早安,午安,晚安。


【Newtmas】交换一个酒味的吻 (一)

#私设HP六年级 狮院Thomas Treasa Minho

#蛇院Newt  Gally

#到处都是bug 我伸出了ooc黑手 百玩不腻双向暗恋

有Treasa/Minho注意避雷

#还有一辆小破车

#食用愉快♡






如果说三年级是情窦初开,那么六年级就是洪水猛兽了。



Thomas几乎每天都要花很长时间冷静来平复自己胸腔内滚烫的,乱撞的心。那是一种自私的,可耻的,想将对方占为己有的——那个金发斯莱特林。夜里躺在深红的帷帐里想起他不经意间向这边瞥一眼正好跌落进自己的视线都能硬起来,更别说他笑起来皱起的鼻子和好看的嘴角——靠,我晚上为什么要想这些...



“又死了吧。”





每个学年结束都有舞会,只要你想,那无论是图书馆还是大厅,还是花园还是公共休息室,都是情侣们腻腻歪歪的场所。



Thomas很是心不在焉。他正看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衣服发愣呢。他不知道自己要穿什么好。他需要尽量避着那些送礼物的女孩,谁知道她们的迷情剂是放了一天还是一年。唉——迷情剂。脑中浮现出那个男孩的影子不过Thomas很快把它赶跑了,“我又不是变态...”他咕哝着。



最终还是穿了校袍。



“小精灵尾巴。”他任由Minho嬉笑着挂在他身上,阴沉着脸爬出胖夫人的肖像洞口。他本来就不对舞会抱有任何希望,(不对被女孩包围着的Newt抱任何希望。



交响乐低沉地回响,黄油啤酒冒着泡。昏暗的灯光里年轻的情侣们翩翩起舞。



他一开始就觉得自己输了。要是Newt是个女孩多好——不过Treasa说男孩也一样可以泡——但万一他不喜欢男孩呢——他胡思乱想着,Treasa走过来了。她今天可以说是非常耀眼了,一条酒红色的束腰长裙上坠满亮晶晶的小玩意,看得出来用魔法动了手脚但又不那么过火,和她栗色的卷发还有湛蓝的眼睛十分相配。Thomas感觉周围的男孩都盯着她吧,和自己的朴素形成鲜明对比。



“哇,落魄成这样啦,校袍。”



“可不么,都没人来搭讪了。”



他笑了笑,灌下一大口暖呼呼的黄油啤酒。



“Minho呢?怎么没和你一起?”



Treasa把头向门口偏了偏,Minho交叉着手靠在门框上,遇上Thomas的目光后朝他竖了个中指。Treasa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裙摆,“等等你们不会要去教室里——”



“是啊,你就酸吧你。”



接着就看见Treasa缩在Minho怀里被宠溺地亲了亲,他搂着她的腰消失在门背后。梅林的胡子啊——那可是魔法史教室。



Thomas被打击得彻底颓了,他不声不响地缩在沙发里,毫无意识的喝着手里的酒。不过他的手愣在了半空中,可以说是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的男孩。



首先看到的还是那流光溢彩的金发。Thomas觉得是他故意抓乱的,(其实没有,他只是刚刚起床)。Thomas觉得那件白衬衣真他妈性感,尤其是半开的领口,若隐若现的喉结和锁骨,还有松垮的皮带和西裤勾勒出的腰线和修长的腿,他忍不住想象那布料下的皮肤——(其实没有,所有衣服都是Newt随便拿来套上的。)



“他是颗微红的甜苹果,暖黄的光是撒在他身上的糖霜。”



Thomas闭着眼难以抑制地叹了口气。





Newt有种被盯梢了的感觉。那种穿透他的衣服,穿透他的身体的视线滚烫的像是要烙下印记。他摸了摸后颈的位置,电流仿佛从那里蔓延至全身,他打了个颤。

这种感觉不止一次了。每次和格兰芬多一起上魔药课这种酸涩的感觉就一阵阵袭来,他只能祈祷校袍可以裹住他砰砰狂跳的心脏,红着耳尖努力把精力全部集中在切雏菊的根或者捣烂一碗毛虫。



Newt很讨厌自己的敏感。



他有些腿软,便靠在了吧台上。



“She  can  take  u  one-one  if  she  feels  like,you'll  begging  her  for  mercy-mercy.”

她有与众不同的味道

她迷恋被万千人追捧的感觉

她会在谈话间屡次抱怨时间

她最擅长把握男人的心





Newt向Gally要了一杯酒。那种没有名字,颜色如黄褐色蜂蜡却又有点半透明的玩意,烈得他紧紧抿住嘴唇忍下浓稠的苦涩。接着就是肺,心脏和胃的灼烧。他不是第一次喝这种酒了,但还是烈得让他受不了。



身后传来有人靠近的脚步声,Newt没回头,他知道是他。



“我要一杯和他一样的。”



少年的声线像是阳光冲破了苏格兰的阴云密布,可能Newt都没发现自己脸上浅浅的笑。Gally挑了挑眉毛。Newt借着酒劲打算赌一把。



Thomas把酒杯举到嘴边模仿Newt轻啜一口,酸涩仿佛要把他的喉咙腐蚀冒泡,他抖动着肩膀猛烈咳嗽,眼角渗出眼泪。他边咳边擦眼泪,自己傻笑起来。本来打算很酷地搭讪,却暴露了自己平时滴酒不沾的本质。



“噗。”



Newt和他一起笑起来,习惯性的捋了捋头发,“菜鸟,要着样喝。”





他握住Thomas的杯子,勾起舌尖舔了舔嘴角,对准那个未干的唇印覆了上去。男孩的脸颊不知是不是因为酒精而染上红晕,眼睫一颤一颤地挠着Thomas的心。



“Gally的独门秘方,可辣了。”



“...你也很辣。”



他压低了嗓音。





Newt惊讶地抬起头撞上狮子炙热的目光后又收了回来低下头,似乎下定决心要把嘴唇咬到滴血。Thomas挪了挪身子靠近男孩,凑近他绯红的脸蛋,周围的温度不可避免地上升。



气息打在Newt脸上后,他终于踏上那片觊觎已久的土地,心中的小兽高兴的撒泼打滚直哼哼。



那是一个极其克制的,浅尝辄止的吻。



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他们额头抵着额头。



“你真是玻璃瓶里的玫瑰花。”





tbc.


















【Thomewt】“我好想你 ”ABO——2

上次的小甜饼的一个后续!食用愉快♡


关上门,几乎可以听见两个男孩心跳和呼吸的声音,两个人僵持不动。Thomas只能看到比他矮半个头的男孩毛茸茸的金发反射室内唯一的光源——那盏昏暗的台灯。

毕业晚会,Newt被Treasa她们灌的不少,Branda笑嘻嘻地说做什么都没关系,甩锅给酒精在以内代谢需要72个小时——“在不追他就来不及啦。”

接着又是一杯苦涩的威士忌,他只感觉胃里一阵灼烧。

“...Minho说...你有事找我?”Thomas还没等到什么答案,男孩已经把嘴唇凑了上来,伴随着由于酒精催化而愈发浓烈的蜜桃香味,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个猝不及防的湿漉漉的吻,Thomas脑内轰隆一声,他居然起反应了......靠。Thomas急忙推开他,男孩依然低着头,衬衫领口开着,从这个角度甚至可以看到他白暂的胸口和若隐若现的腰线——还是他那个漂亮得一塌糊涂的omega啊。指尖触碰到星星点点的温热,那个被他捏住肩的人居然一抽一抽地呜咽,他慌慌张张地捧起他的脸,用手背和指腹轻轻擦拭眼泪。

“...你...你不喜欢我吗...”男孩眼里起了雾,接着又是一轮新的眼泪。

“Newt,听我说。”Thomas放开他的肩膀将他拥入怀里,桃子味更浓了,嗯。“闭眼。”他吻上了Newt软乎乎的睫毛,眼睛,鼻梁,吻去他的眼泪。你是个麻烦的omega,还那么漂亮,怎么能和陌生alpha回房间,你知不知道保护自己有多重要,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对你虎视眈眈......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我喜欢得都快疯了...

Thomas把手指插入他软软的头发,另一只手楼主他的腰往怀里带,撬开他的牙关品尝甜蜜的桃子味,那,我来保护你好了。

“Newtiee,做我男朋友吧。”

Newt的手环上他的脖颈,“接吻吗,男朋友。”

無。

每个人都把伤疤隐藏起来,那些将未好的伤口里三层外三层剥开展示给人们看的——都是傻瓜。

她单肩背着不轻不重的书包往教室走去,快高三了堆起来的烦心事像越来越浓的夏天爬上眉梢化不开,伴随着蝉鸣和热浪划过半开着的没扣起来的衬衫领口,也许不像他们,她,来的那么简单,也不知道是成绩还是孤独不断撞击她的心,反正她从来都是一个都抓不住。

她希望能武装自己,不那么轻易地  频繁的让别人走进自己的心,她希望自己能麻木到不一次次被孤独压垮。

“几级台阶不高,索性直接下跳。脚下一悬空,迎合着扑面而来的风,点点星光,以及街道两边那无限往外延伸,延伸至天边的光。”

【newtmas】Stay

巨型ooc校园AU恋爱小小小甜饼一发完 真的ooc...


又是双向暗恋梗...。


Thomas的心不止一次砰砰狂跳,自从他的金发男孩闯入他生活那一天起。Newt是隔壁班的嘛,所以经常碰到,只不过没说过话而已。于是Thomas经常下课就蹲到Newt他们班门口找Minho说话只为了往里瞟一眼那个沉默寡言的男孩,即使有些时候他在和别的女孩说话,即使有时候只能看到一个毛茸茸的后脑勺。


Thomas像是某种巨型犬类,喜欢上一个人后感官都变得敏锐起来,无论走到哪里都在寻找那一抹在阳光中流光溢彩的金色,他是佛罗里达温柔阳光下微风中舞蹈的雏菊散发的甜甜香味。


Thomas塞着耳机,惆怅地盯着前面发呆,但Minho重重地用手肘撞了他一下,着正准备跳起来打他的时候,“笨蛋,Newt刚才看着你呢。”


Newt早就察觉到不对劲啦,他不是那种迟钝的人。尤其是视线,尤其敏感。那种差不多可以是令人发指的,像是要将他剥光衣服扔到雪地中打滚的,令他怀疑人生的视线。


有几次他回头了,对方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逃之夭夭,可那视线分明让他觉得,对方是头惹不起的小狼崽。那黑发男孩可以说是笨到极致了,让Minho送了瓶可乐过来还用黑笔在上面写了个小小的,歪歪扭扭的“like u” 啊啊,女孩的把戏。


本来我更愿意喝茶?


可他真的挺可爱——


笨蛋,来找我说话啊,我不会拒绝的。


【Thomewt】ABO “我好想你”

睡前小甜饼    双向暗恋梗  bug肯定有







空洞的感觉从小腹蔓延至胸腔,躲在被窝里蜷成一团的身体抑制不住的发烫。每次特殊时期Newt都难受得想跳楼,那种想让他的Alpha亲吻他,进入他的疯狂感觉逼得他只有请假呆在房间里,任凭浅浅的呻吟在被窝里无限放大,可可怜怜没人照顾,而且他也没有Alpha...

他满脑子都是那个男人。

手指骨节分明又修长,眼眶周围布满浓密的深色睫毛,他的喉结和脖颈是最性感的地方,薄薄的嘴唇总是让Newt想像他索要亲吻。还有他烟草味的信息素也让人发狂。

但他从来不肯将目光垂怜于Newt。像是太阳神的金色光芒不肯撒入万丈海底。现在Newt情况糟透了,他抑制不住地想他。他打完篮球时汗珠顺着好看的脖颈曲线滑下,举起某个女生送的水时仰头喉结上下滚动,和不远处的苍白少年形成对比。

在被窝里死死咬住手指希望将这种情感分散,结果只是差点被疼出眼泪。

“如果可以,我愿意在操场上看你打篮球,一整个下午。”

我好想你。



Thomas请假了。属于Alpha的敏感期,不知道那个家伙会不会担心。上次他红着脸递过来让他擦汗的毛巾上遗留着他的味道——甜甜的蜜桃。

心神不宁。

我知道他喜欢我,嗯。白暂光滑的脸,微长的金色卷发有时遮住长长的,接住阳光的睫毛,还有好看的鼻子和嘴唇,像个女孩,像个洋娃娃。——但我该如何开口呢。我好想在昏暗的灯光中目光不再躲闪而是死死盯住你害羞的样子,我想疯狂地亲吻你在你身体上留下暧昧的痕迹。

Thomas抹了抹脸,看着对话框里那句未发送的——

“好他妈想你,快疯了。”




All We Do

如果你开心,那么霓虹闪烁,路灯暖黄是啤酒冒出的气泡——虽然未成年不能碰酒精。用蛛丝荡到复仇者大厦顶端,胸腔也一定被灌满甜甜的,夜晚纽约的空气。我能想到你的脸,你略微下陷的瘦削的面颊,你一定会扯下面罩来享受迟到的晚餐,皇后区最好吃的三明治,泡菜压扁。你戴着耳机,以及上扬的嘴角。



我知道你不开心。不是青春期大男孩的小打小闹,是真的——无法开心。一丝一寸仅有的氧气被悲伤从肺腔中挤压出去,你想躲起来。不要当友好邻居了  你想逃避,我知道,我都知道。悲伤爬上眼角全部耸拉下去,他的涂鸦在那面墙上,反应堆闪着光。你感觉无法站立了吧,只想靠着他的那面墙听纽约夜晚的声音。男孩眼眶红红的,小声哽咽。





“我真的好想他。”



“我也是。”